银通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银通文学网首页 >> 八一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八一?兵】马背上的部落(小说)

绝品 【八一?兵】马背上的部落(小说)


作者:阿泥的村落 布衣,399.7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706发表时间:2019-01-14 08:20:05

【八一?兵】马背上的部落(小说)
   “唉,马没瘦,人又老了。五哥,整完这趟,守着骡马店,好好讨生活吧。”男人过了三十不易变,老五还是老样子,那是春花心疼他常年风里来雨里去,心里在作怪。她把衣襟拢了拢,推开老五猴急的手,爬起床,拖双布鞋到墙边,对着壁上的豆油灯,鼓起双腮,“嗤扑”一声,将它吹灭了。
   “嘿,你呀你,哪坡哪坎我不熟,一张嫩脸还抹不开。”老五失望后,坏笑道。春花的话,不知说过多少回,他耳朵都听出了茧,老五没有搭她腔。
   春花钻进染青碎花土被单,一声娇笑,柔软的小手往他胳肢窝里挖。她不习惯豆油灯光下老五那双贼溜溜的眼,盯着她就像冒出两火团。这男人,越来越野,总有一些稀奇古怪的花样,春花不想依着他。
   老五最怕人家挠痒痒,咬着牙,不让笑声蹦出口。一翻身,重重压到她身上。春花柔软双唇贴紧老五的耳根,“嘘”岀一口热气:“死人,轻点,楼下兄弟竖着耳朵哩。”
   月儿徜徉树梢上,山风戏弄的林子,闹出呢呢喃喃的碎语声。
   春花嫁在山顶寨子里,男人曾是滇军一名小军官,袁世凯称帝后,跟随蔡锷去讨伐,子弹不长眼,死在两军对阵前。
   寨子下,两条骡马古栈道,蛇似绕着山脚走,联络滇西南和康川黔的交通。春花拿出老公留下的军饷,请人在古道旁搭盖一栋木架楼,扯起骡马店的锦旗,做的是那些南来北往住店投宿商旅的营生。
   老五手上掌有二十几匹马,二十几号人,手里还有几条枪,常年行走在滇康川黔这一带,外头人管他们称马帮,他是马帮的老大马锅头,手下兄弟都叫马脚子。
   马帮,是男人流动的村和部落。女人,是马帮旅途的风景和驿站。头一回落脚春花骡马店,他就喜欢上这个小寡妇。一回生,二回熟,三来四往,他们相好上。一个非她不想娶,一个非他不肯嫁。
   老五三番五次没答应春花歇下脚,心里自有他的小算盘。
   春花曾经给他讲,刚结婚,她跟短命男人在军营过了一段小日子,昆明城的繁华,至今令她难忘怀。她说她逛过热闹的南屏街,街上灯火,红红绿绿,就像睁眼做着白日梦;她说她游过翠湖,满池红红白白的莲花,划着小船在塘里走,就像飘在天庭上;她说她爬到西山顶,数过十八尊石罗汉,就像见到神仙般。
   老五还想多挣钱,攒足银两,再带春花上昆明,学那些雇主开家南货北调的小商号,让她风风光光一辈子。圆通山山下那座二进厅的老宅子,他都瞄好了,靠近盘龙江,依山又傍水。
  
   二
   天刚麻麻亮,老五从春花怀里挣出身,轻轻下了楼,悄悄号起手下的兄弟,去招呼夜晚放到后山溜达的骡马。待到春花起床来,货都驮到了骡子马背上。
   “山风不碍事吧?”老五五指插在脑壳上阴阳头的半边头发里,梳理着,发问最后一个搁下碗,摊上泼刷差事的马脚子。
   山风是匹大骡子,它走在马队的最前面,一身装扮好神气,又戴缨来又插旗,挂在脖子上的铃铛数它最大也最响。马帮虽然叫马帮,帮里还是骡子多。骡子跑得虽然没马快,上路来,不紧不慢,四平八稳,耐饿、耐劳、耐力大,不骄气,好伺候。
   “昨天给它涂了三七粉,冇得事了。”马脚子边刷大锅边回答。马帮昨天过峡谷,歇息时,山风不安份,独自踱步到不远处的山溪旁啃嫩草,惊动一只正在汲水的花豹。山风漫不经心瞄一眼,便不买它账,依旧若无其事低头啃它的食。花豹被山风傲慢的姿态激怒了,大气也不哼,跃过山溪,敏捷一扑,对着山风后胯啃一口,疼得山风呜呜直叫唤。若不是老五和兄弟们反应快,几声枪响和吆喝吓跑它,一旦花豹野性起,别说山风,人都有可能要遭殃。
   “不行,就把货驮到我马背上。”老五捂着耳朵,他畏惧刷锅发出的凄厉声,剜心似的让人心神不安宁。老五是马锅头,他有一匹不驮货的坐骑。别以为这是锅头图享受,它的用途可大了。除了探路来回跑,遇到马脚子有个脑门疼身子热,或是马儿骡子受了伤,临时可以派上大用场。
   春花忙了大半晌,也没顾得上梳妆,乌黑长发齐腰披在后背间,几缕刘海零乱地在额头前摆晃,鹅蛋似面庞仿佛还没褪去夜里的梦靥,就像醒来的山峰,弥漫着淡淡的氤氲,带着朦朦胧胧的面巾。她摆动小蜂腰,臂弯悬吊竹提篮,篮子里是一份份芭蕉叶包好的糯米团,饭团里还裹着烤得喷香喷香的熏肉干,那是老五他们每次来,留下路上撞到的野味。马帮一天只埋两回灶,早晚揭开两次锅,中午随便啃些饵块、糍粑、洋芋、苞谷棒,不肯在路上磨磨蹭蹭耗日子。
   春花分好糯米团,顾不上马脚子们热辣辣的目光,取出大葫芦,走到老五的身旁,挎在他肩上,里面盛着寨子人家土酿的苞谷酒。她抚摸着老五的左臂,鼓起的肌肉有道刚掉了痂的新刀痕,又是心疼又是责备地叮咛:“都快四十的人,能忍就忍,不要动不动就打打杀杀。命只有一条,不为自己想,也要替别人好好去盘算。”
   老五憨憨甜甜地笑,偷偷往春花手背摸一把,点点头,算是应允她的话。他明白,春花嘴里的别人,就是她自己。马帮干的虽然是脚力活,不偷不抢不劫财,但走的也是江湖道。人在岸边走,岂能不湿鞋,你不招人,总有人想惹你。太示弱,人家会骑到脖子上,拉屎又撒尿。这道疤,就是上趟走康川的路上留下的,一群从贵州窜到滇北的小山贼,想撒银元都不管用,愣是看定骡马和商家的货。若不和对方干一架,捧不起马帮饭碗事小,遇到势力大的雇主,还会派人追杀你,到那时,躲躲藏藏,也不知何处是天涯。
   春花的手,给老五这么腻腻地摸一把,身子一热,一张白暂的脸,霎时扑上了粉红底。她含嗔带笑,拿眼斜着瞟向他,扭着浑圆小屁股,走到屋檐下,抱来三尺来长的竹烟筒,伺候老五坐到板凳上。春花往竹烟筒里填上满满一锅金黄金黄的云烟丝,从火柴盒取出一根洋火柴,划着,烟筒响出水的咕噜声,火星直往烟丝里窜。春花仰着头,痴痴望着老五圆圆的脸,腮帮子一鼓一鼓起伏着,一双大眼瞪着她,仿佛把她整个都塞到眼窝窝。她希望就这么蹲着,没天没地,也没天黑和天亮,两人双眸对着一辈子。
   老五贪念的双眼,总算挪开春花的身上。他放下竹烟筒,把春花散了的漆黑柔发拢一拢。吸完这锅烟,也该动身了。骡马走得慢,古道上好多地段在江边崖边绕,又狭隘又崎岖,一天只能走个几十里。马脚子看到锅头走到了马边,也纷纷放下手中抱着的竹烟筒,把烟锅里的烟灰磕干净,别在骡马上,拉起缰绳,就等老五跃上马,在他唿悠一声长哨中,听那马鞭儿扬出一串“叮叮当当”的铃儿响。
  
   三
   日头打到了中空,阳光从两旁茂密参天大树的叶片缝隙间漏下来,铂金般软软地洒在林间古道上。
   走了大半晌,马帮来到三丫口。老五缰绳提紧,“喔”地一声,招呼马儿停下来,翻身着了地。山里从早到晚温差大,他脱下羊皮袄,解开短褂的衣扣,左手摘下头顶漆黑的小凉帽,对着身上扇着风,右手从马袋里拔出一面黄色三角旗,插到了腰间。他转过身,古铜般的胸膛对着后面一溜人、骡、马,大声道:“兄弟们,伺候好骡马,大家也打打牙祭歇歇气。”
   马帮吃的就是骡马饭,骡马在马脚子眼里比自己的性命还金贵。
   前面路段有个五、六里,道儿窄得容不得两匹骡马擦身过。两家马帮若在道中相逢了,讲理的,或是势力不如对方,只好有一家调头往回走,退到宽敞处谦让对方先通过。万一遇到商协之中语言起冲突,谁也不把谁放在眼里头,就有可能是一场冲突和械斗。常年道上走,马帮和马帮之间形成了默契,若是看到小路路口插有其它马帮的标旗,只好耐心等待那家先进入的同行通过再启程。这样的事儿,谁都遇得着,两帮人马,伤不了和气,也不必谁向谁示弱。
   老五左手紧拽马鞍,右腿腾空,正要飞起,耳朵隐隐传来杂乱的脚步声。他一愣,想不出这条路上,还有这么多的人马在行走。凭他经验,这架势,少了百来号人马,折腾不出来。他顾盼四周,三丫口寻不到任何马帮的标志,眉头紧锁,心中不快,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能坏了道上的规矩。老五无奈做了个手势,示意马脚子们把骡马往古道旁宽敞处避。这等事儿逞不了强,只好待这帮不懂事的家伙到,再找他们马锅头讨说法。
   老五弄错了,来人走的不是他要去金沙江平浪渡的路,而是三丫口另一条由贵州入滇的骡马古栈道。
   老五看他们,身穿黄绿色军服,头顶圆筒鸭舌帽,正中嵌着一枚青天白日的圆牌牌,知道了,原来他们是国民党的中央军。滇、川、黔一向都是由本省当家的龙云、刘湘、王家烈说了算,偶尔看到这样的装束,也是几个从外地来办公差的,少见整批队伍在这块地面走。老五望着一匹高大的枣红马正出神,那马就“哒哒哒”地跑到他眼前,跃下一名戴眼镜的军官,操着浓重的外乡音:“老乡,马帮啊。”
   老五木讷点点头,慌忙从马袋里摸出一张巴掌大的纸片儿,双手捧到眼镜军官前,几行黑黑的字迹下面盖着一枚圆圆的红印章。这是盘踞在哀牢山中一家民团签发的通行证,民团团长是滇军孙渡部下一名团长的小舅子,也是滇中最大的马锅头。他手下有千把号人马,几百条枪,装备比一般滇军部队还精良,黑白两道都要买他账。有了他的通行证,小马帮等于贴了一道护身符。当然,这纸片片不是白给的,只要马帮在路上一行动,每匹马、每份货、每个人都要缴纳两块白花花的银元,才有这张平安帖。
   眼镜军官摆摆手:“老乡,你们先过吧,我们人马多,一时半晌走不完,别误了你们的行程。”
   “长官执行公务更要紧,我们在歇脚,前方的路口还没去打尖。”老五手里拿着的小凉帽,一抬一压,点着头哈着腰。这年头,有人有枪有马就是阎罗王,不惹你已经算是烧高香,祖宗八代积了德,老五哪还敢托大,占这些当兵的便宜。
   那匹叫山风的大骡子,前天受到花豹的袭击,还心存余悸,惊魂未定,看到这声势,趵起四蹄撒起野,朝古道左边奔去。那路边,几十米下,就是汹涛拍崖的金沙江。老五还没回过神,眼镜军官和几个当兵的,冲上前,拉缰绳的拉缰绳,拽马鞍的拽马鞍,硬是把山风从悬崖边拖到右边路旁的林子里。
   “老乡,那就不客气了。”眼镜军官朝老五拱拱手,转过身,举起大手,有力地划下:“传令,队伍排单列,脚步轻快些,别吓着老乡的骡马。”
  
   四
   这帮人,在老五和马脚子又是惶恐又是意外的注目下,队伍渐渐消失在弯弯曲曲的古道上。
   老五吁口气,捏着小凉帽的手都出了汗,他把小凉帽朝着胸口轻轻拍,似乎安抚那颗还在“怦怦”跳的心。马脚子纷纷交头接耳议论道,这中央军,就正规,养的都是菩萨兵,不打、不骂、不凶还不抢。他们常年行走在荒无人烟的原始森林古道上,偶尔也会遇到一些当兵的,就算不剥去你的一身皮,也要抹去你的一层油。
   老五把马匹从林子里拉出,正要往上跨,却有人骑着马儿从平浪渡的道上来。老五一定眼,老熟人,哀牢山石屏古城的马锅头赵大金。赵大金没有自家骡马队,手下都是临时拼凑的散户,有时人多,有时人少。他们不跑长路程,货源很稳定,专门驮送思茅、版纳一带地区的普洱茶。到了平浪渡,把货交给早就守候在那里接货的商家,再从渡口驮回产自四川自贡的露天盐,调头又走滇西南。
   “五哥,你们呀,回头吧,渡口被封了,我们这次也只能跑个单鞭,自贡那边的盐都过不了金沙江。”赵大金跳下马,不客气抢过老五横背着的大葫芦,拨开木塞,仰头泯下一大口,嬉皮笑脸地调侃:“这春花,人地道,喝她的酒都过瘾。”
   赵大金比老五年龄还要长,但在这条路行走,名号却没有老五响,他也跟随道上人尊称老五为五哥。赵大金认识春花比老五早,两人本来对上眼,若不是帮里马脚子漏风声,说他在石屏老家有婆娘,兴许春花的相好现在就是他。赵大金对春花又是爱来又是怕,就像盯着火堆里刚取出的烤洋芋吞不下口。有一次,他乘着七分酒劲,装上色胆,半夜三更翻过春花房间的门窗,把她压在了床上。这小寡妇,不含糊,冷不丁从竹枕下抽出一把尖尖的杀猪刀,抵在他的喉节头,说:“我不嫌你丑,本来也想找个男人搭个伙,好好过生活,但见不得你这号货,扒着碗里还看锅里。”
   赵大金现在脖子上还留下一道浅浅的疤,每每想起都后怕,险些成了春花床上的风流鬼。从此后,赵大金再也不敢放肆动歪念头。每次路过,依旧还是宿她的店,反正看到她心里就舒坦。虽然心不死,也只能把春花当作姑奶奶来处着,就像欣赏一朵长了刺头的玫瑰花。
   老五不想听赵大金说废话,忙问为啥封渡口。赵大金见老五伸手抢葫芦,又仰起头来泯了一大口,才把葫芦还给他,道:“这几个月,在三省边区,有一股叫红军的土匪,把贵阳都打下,就要进云南。听说,他们一路来,杀人越货又放火。这回滇、川、黔三省军队可是王八对上绿豆眼,平日尿不到一壶的丘八们,却抱成一团搞联合,对付那股叫红军的土匪。金沙江一线的渡口都封了,还烧了大大小小过渡的船。两岸的马帮,谁也过不去,谁也过不来,否则就是私通土匪罪,抓到衙门蹲大牢。”

共 11331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一篇讲述马帮投奔红军题材的精彩小说。老五的马帮在战争年代遭受军阀盘剥,土匪骚扰,打打杀杀、担惊受怕,最后在军阀混战中,用自己的眼睛,用自己亲身的经历,觉悟出红军做事的廉洁性,纪律严明,真正为老百姓着想。老五眼见同行陈大金被中央军冒充的红军打死了,和相好春花放弃经营马帮和骡马店,放弃远走异国他乡的意愿,一起投奔红军的革命故事。小说语言简洁,情节曲折,人物个性鲜明立体,描写生动。一篇佳作!力荐赏读!感谢老师参赛支持八一文学首期征文活动,您的作品《马背上的部落》被列入本次征文(小说类第017号)作品,我们会及时提交到征文评审委员会。预祝您在本次征文中取得好成绩,祝您创作愉快,期待新的精彩!【编辑:极冰】【银通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1150002】【银通编辑部·绝品推荐20190305第0029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极冰        2019-01-14 08:33:25
  感谢阿泥老师赐稿支持八一征文。o(* ̄︶ ̄*)o
  
   一篇讲述投奔红军题材的精彩小说。老五的马帮在战争年代遭受军阀盘剥,土匪的骚扰,打打杀杀、担惊受怕的运货过程。最后在军阀混战中,用自己的眼睛,用自己亲身的经历,觉悟出红军做事的廉洁性,纪律严明,真正为老百姓着想。老五眼见同行陈大金被中央军冒充的红军打死了。和相好春花放弃经营马帮和骡马店,一起投奔红军的光明前景。小说语言简洁,情节曲折,人物个性鲜明立体,描写生动。一篇佳作!
  
   请阿泥老师继续在八一征文中展示您的才华!o(* ̄︶ ̄*)o
  
   祝您生活愉快!佳作不断!o(* ̄︶ ̄*)o
极冰
回复1 楼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9-01-14 11:28:07
  谢谢极冰老师辛苦编辑,敬茶,问好,祝安!
2 楼        文友:闲妹        2019-01-14 11:43:45
  引人入胜的小说,满满的正能量。
回复2 楼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9-01-14 11:48:50
  谢谢闲妹老师关注、点评和勉励,敬礼!
3 楼        文友:走乐        2019-01-15 11:03:33
  拜读精品小说,学习受益!文章选材、组材很棒,通篇结构紧凑,情节起伏跌宕,人物描写着墨得当……赞!
回复3 楼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9-01-15 11:44:26
  谢谢走乐老师留言勉励,互相学习,共同提高。拙作是我前几年到云南楚雄广通镇游玩时积累下来的素材,前些日子,翻开日记,就把它用来写了短篇,完成了八一社团领导安排的作业。敬茶,问好,祝安!
4 楼        文友:小小莲儿        2019-01-15 14:19:43
  欣赏老师佳作,情节跌宕起伏,文句精炼出彩。学习祝福。
回复4 楼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9-01-15 14:30:33
  谢谢莲儿老师墨宝勉励,向您学习!敬茶,祝安,远握!
5 楼        文友:黄金珊瑚        2019-03-02 13:09:47
  一篇构思巧妙的部队题材的小说,很精彩,人物饱满。特别喜欢老五,有血有肉,有情有感,加上春花的点缀,实在是妙不可言。好喜欢,欣赏学习了。问候老师下午好,遥祝春祺。
回复5 楼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9-03-02 19:46:08
  谢谢老师关注和加勉,拜读过老师许多佳作,你也是我学习的榜样,问好,祝春安。
6 楼        文友:马雪菲        2019-03-02 15:17:42
  写的真精彩,一看就是大咖写的,文笔老套!学习了!
回复6 楼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9-03-02 19:48:35
  谢谢马老师关注和宝贵的点评,三人同行,必有我师,向你学习。握手,祝安!
7 楼        文友:马雪菲        2019-03-02 15:19:16
  为什么才可以看到第三页?
回复7 楼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9-03-02 19:49:36
  只有三页吧。
8 楼        文友:马雪菲        2019-03-02 17:34:25
  我想认识你,找你有事。看你的文章感觉离你好近。qq1344007894,电话18387192938
回复8 楼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9-03-02 19:53:06
  我是福建漳州的,我喜欢云南,常去旅社。老师是寻甸的穆斯林兄弟姐妹?我明早回家就加你,今天在加班。问好,祝安!
9 楼        文友:上官欢儿        2019-03-03 16:41:46
  一篇精彩的小说,一个动人的故事。马帮,只是一个移动的部落,却在一次偶然的巧遇中与红军李营长等人结下了革命情谊,并最终走上了革命道路,读来让人心潮澎湃,血脉贲张。问好老师,感谢支持八一征文,期待更多佳作。9.28
上官欢儿
回复9 楼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9-03-03 18:15:50
  谢谢欢儿老师留评勉励,我是八一人,投稿是我份内之事,只是本人笔钝,与群里妙笔生花的老师相比,差距还是很大。我会努力的,问好,祝春安。
10 楼        文友:墨林        2019-03-05 17:47:04
  恭贺老师的小说荣获绝品。感谢银通编辑部和绝品组的大力支持!
墨林
回复10 楼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9-03-05 19:08:13
  感谢墨社对拙作最终定稿的辛苦付出。感恩银通编辑部,银通绝品审核组老师们给予的勉励,谢谢。
共 12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