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通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银通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银通散文 >> 【柳岸】寻春,请来胶东(散文)

精品 【柳岸】寻春,请来胶东(散文)


作者:怀才抱器 举人,4880.4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02发表时间:2019-03-12 22:21:09
摘要:年年赏春春不同。去年,怀才抱器因一位朋友相问哪里寻春才好,做了这篇文章。今年,拿过来看,却发现胶东的春意依然,于是修改发表,为寻春不得恰到的好处,提供导向。

【柳岸】寻春,请来胶东(散文)
   “紫陌寻春去,红尘拂面来”。辛弃疾笔下的寻春,来得太斑斓了,似乎少了酝酿,丽紫嫣红,充盈心扉,来不及期待就缤纷,就像没有预热,便来“拂槛露华浓”,少了渐次,反而徒增遗憾。来胶东吧,这里寻春,别具风味,以慢姿态,等着爱春的人。
   真正意义上的春应该是从惊蛰开始的,之前应该算是春的准备吧。在南方,可能春节前后,春就在萌动;而在北方,依然是冬之威甚烈,春,只是人们心中的梦想而已。二十四节气里的“惊蛰”是惊春苏醒的响雷,炸开了冰封的土地,唱响了春风的序曲,但对于胶东半岛而言,这些都只能是一种期待。惊蛰了,南方万亩油菜花映日浑黄,把大地涂上娇贵而脆弱的颜色,那是柔柔养眼的温柔;争艳的粉红桃花,尽管灼灼灿阳,短暂得让人一闭眼就飘零到地上,沟渠里,却也是为春涂抹一笔最靓丽的色彩,然后遁出了视线。而要期待胶东半岛的春,起码应该在正月底的前后,而且必须着意留心发现春怎样涂色,你要有一双敏感的眼睛,不然春是很不易发现的,一疏忽就飞出了视野,淡出了审美的眼界。这个时候,勉强算是一个“准春天”,期待的心不能失去耐性,必须去寻,是李易安的“寻寻觅觅”才行,这就是胶东的春给人的最款款的期待体验,是微寒里窜出的春意,是半遮面的恼人。
   耐不住春诱惑的胶东人,第一件事应该是在惊蛰前后去山上挖荠菜。别说没有时间,只要打算某一个时间归属了你,就应该为生命添加一段寻春的历程,马上就可以有了最想要的春生活。是没有播种而要获得收成的得意,稍稍满足一下不劳而获的逸豫之心。没有让我们撒下一粒种子,荠菜摇落了籽粒,自播于土,延续着生命,不管风调雨顺,不问是否耕锄,如此薄意于天,不求于人,真的是代表了春的本色和精神。简单地“踏春”,我以为是不够味的,也就是走马观花,是不被人看好的。“寻春”包含着获得的意思,总是会让人蠢蠢欲动的。春阳灼灼,温情宜人,漫山遍野,红红绿绿,那是寻春挖菜的人影,假期搬到了田野,看了就坐立不安了,非要让自己也融入这个画面不可。
   这荠菜也是菜,农人抢春,挖一篓子放在街头,花钱买来吃,总觉得少了点味道,其实,寻春的灵魂没有了,就只剩下了满足口欲了。
   胶东的春很寒,不是单单一个“料峭”可形容透的。撬出疏松的土,挖出荠菜,看不见惊蛰而起的虫子,甚至会怀疑这个节气的名字有些不对,其实,荠菜的根耐得酷寒,经冬不死,反而积蓄了冬的精气,虫子怎么可以受得了呢。长的菜根约半尺的样子,放在口中咂摸,略带苦味,如此的味道哪里是虫子啃噬的对象?怪不得人称“小人参”,看荠菜的样子,很多都是两条根,做“人”字状,三月的荠菜赛人参,一点也不错,首先是形似,当然菜根更是养分凝重,禁不住要重新写“菜根谭”了。明人洪应明的《菜根谭》过滤了时空,提取的菜根里的养料,都剩下了渣子,用来打造了中国第一部心灵鸡汤。而我们就从初春的山坡地堰上现挖荠菜,端详菜的品相,辨别菜的颜色,琢磨荠菜为何有凌冬而倔强的本色,自然有一番顿悟,无需用鸡汤般的语句,萃要凝练,入心就蛮好。手里擎着一颗荠菜,每每有得,就点点头。凌冬傲寒,再平凡也变得不普通了,荠菜所蕴藏的就丰富而沉厚了。尘世里的获得最自然,也最有冲击力,往往入心就不褪色,占据着心底,每每想起一些事,总是有荠菜的影子跃出,莫谈困苦,在最寒意的日子里也有精华可以汲取,而不是叫屈喊冤。自况于树木,觉得自己并不挺拔;自况于鲜花,以为自己并不娇艳;自况于野菜,很多时候就看开了,不再为身世的卑微而自寻烦恼。当然,我们不必自陷沉重,春意无限,总有使人心悦的一幕会温暖着赏春人的心。我以为,赏春不能单一,挖了荠菜,再便是举首看柳了。
  
   二
   我最喜欢去青山后的一座无名小山下挖荠菜看柳。那里是一条深沟,称不上河流,但常年细水缓流,从未间断,就是大旱,也是淙淙而响彻,让人觉得那沟壑有着特别的魅力,其实,只要踏过那里的山和沟,就知道为何了。原来那山有几处泉眼,成年不竭,沟壑里接住了泉眼渗出的泉水,故成细流。沟壑的两岸,还有离岸边更远的地方,都是柳,似乎没有人工栽植的痕迹,是不规则地自选地点,甚至长姿都是自选动作。有的在沟边近水的地方斜伸出一株柳,常年地注视着缓流的溪水,于是柳与泉就发生了关系,成为一种诗意,我固执地以为,凡诗意必须来自自然之趣,否则一味地用感情濡染,就变了原汁原味。有的是在沟崖的半处闪出几株柳,绝不做整齐划一的排列,构成最为生动的状态,造型是会令人任意生出无边遐想的。更多的是在岸上,不成行,有的密匝的柳枝牵手碰头,有的是偏斜一边,有的是垂立不屈,似乎做着各种姿态,显出万般的风情,这样的布局克服了呆板,但却又杂乱无章,到底什么样的好,不敢根据了个人的想法做出安排或者规划,哪怕是评判,你都觉得没有底气。也许最自然的就是好,自然的尺度,任何人为的标准都是有害于形象的。之所以给我这样的赏柳机会,只因胶东的柳此时还不堆绿烟,没有朦胧,尽显原型,本真示人。在红尘里走倦了的心,在这依依垂柳的轻拂之下,慢慢儿也就安静下来了,造型随意,摇摆无羁,这些岂止是自由的暗示!
   柳甚喜洼地,仰仗的是充沛的水之滋润与漫染,所以她十分珍爱那些有水的地方,反过来涵养着那洼地的湿润与蕴泽。
   很多人都有错觉,以为凡柳便垂,其实,柳性也因季而变。惊蛰的细雨总是朦胧而浪漫,冬的严寒没有杀死她罗曼蒂克的细胞,反而趁着春来,与将尽的雪花嬉而搏。我们可以想,之前的时光,仿佛被无数灰色的云朵注视太久,又被不灭的期许和信念的光注视太久,那种相视仿佛定格了许久,而不分胜负,终于,那安静的时光、僵持的战局被一场乍暖还寒的春之细雨濡湿了个透,稀里哗啦的,细雨长着绒绒的毛一般,可以抹在脸上,也可以晕湿了衣物,都没有情调,只有染着柳枝才是诗。淋湿了微黑的枝条,润湿了条儿节骨处即将萌动的柳芽,可能发现不了,只要揽过一枝细看,雨的微珠都停顿在那些节骨处不动了,款款地,渐渐地,然后消弭了,是芽苞吮吸了雨露。放开那枝条,马上弹了回去,依然耸天而立,谁说柳必垂,错矣!经冬的柳条,枝枝向上,这是柔情者最不喜欢看见的样子,但她必须倔强,因为向上才可以迎风而斗冬之肃杀之气,否则只能是把柔弱的一面任冬蹂躏,她不能!
   此时的柳,风光不在近处,必须远离了她,不是她不允近身,而是要人先睹其风姿。仿佛是一夜之间,她不再寂寞了,因春风?因温暖?都不是吧?她本来就把冬的精气演绎成了一树的丹青,她一定要在细雨的喷洒之下唤出,于是,她以高远的天空为背景,为那或阴或晴,或棉絮云卷,或黑云摧压,着上不同的色彩,是鹅黄的嫩绿,此时心中的春绿只是闪着的眼睛,不得见的清楚,仿佛是撒了漫天的黄色锦缎,却又不粘连,又像漫天的飞虫,密密匝匝点缀了空间,遮掩了她的背景。培根在他的《论美》里说,美德就像宝石一样,需要朴素的背景来衬托。大自然总是为淡柳做一个朴素而并不华丽的背景,是否就是为了给柳一个衬托?应该是吧,否则我们不能理解此时的柳为什么是着色的高手。一直退到距离柳林再远一点的地方,隐隐约约可见就可以,此时的黄染了一面天空的白云,似与云游戏,调皮得很,其实树的黄是淡定的,只是游云来嬉而已,如果往前走,那黄便成了一抹的感觉,似乎是狂笔一挥,不经意,也不修饰。近处赏看,仿佛有着钻心的痒,随之春暖,黄得更透彻了,嫩黄的情调均匀地弥漫了,但并不遮蔽了游云,就像故意留出一点点一丝丝的空隙,让你可以穿过黄去看云。这是色调专家的描绘,带着十分的艺术感觉,无需去求一个画家给你留下倩影,春天里有的是,而且每日的景致都不同,还是活泼的独一无二。
   我曾经站立柳下,突然觉得柳原来就是行为艺术的鼻祖。但柳不荒诞,不造作,不以丑示人。荡悠复荡悠,再多的心事也被这风中的软秋千给晃悠走了,人们的行为艺术给人的是幽默,而柳却是拂去了忧愁。
  
   三
   对比才可以显出美感的特点。南国的油菜花,那是烂漫无边的恣肆,有特点,但她最擅长在大地上铺排为画,底色从来都是被遮掩了,很不讲究的;而胶东的春柳,绝对是可以随时入画的,还随风做出动态,是流着的丹青,是舞动了的画笔。
   胶东的岸柳并非总是高昂着柳枝,与天的云雨风相谐相戏,大约一个周的时间,开始弯下了梢头,我知道,那是春风熏染了她,不再为难多情的春风了,此时的柳黄与春风为伴,摇曳得更加婀娜了。
   我以为柳是最善变的,但那种善变却是悦心的,并非要取悦谁而作变色柳。柳的黄绝不是作态,她先将所有的枝条的肌肤全都染成鹅黄,是不是在回报土地的滋养,我宁愿这样看,《通典》注云:“黄者中和美色,黄承天德,最盛淳美,故以尊色为谥也。”黄色是大地的自然之色,亘古不易。这种色彩代表了“天德”之美,也就是“中和”之美,所以成为尊色。我们往往把她当做一种随意来看,其实,春柳先要表达一番对土地的膜拜而染黄。
   柳迎春风最具情调。贺知章所谓“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我以为写得过于急躁了,不是胶东的柳,当全身染了鹅黄,还要斗斗那春风。胶东的春风甚烈,若是初来会适应不了的。西北的春风,那是扬尘的大帚,只在关内狂舞,君不见“春风不度玉门关”;东南的春风不寒面,带足了阴柔,正如志南和尚说的“吹面不寒杨柳风”,可是洪都春貌,僧人的体会往往带了佛意,五老峰上自然惬意了;“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欧阳修的烟柳不分轮廓,是最惹人心烦的布局。那年一个网上的朋友问我,想到胶东买房,退休后老居。我说可以啊,养老之地非胶东莫属。我不知道他藏了怀疑,又问,听说胶东的春风可以把屋顶掀去,是不是?我无语了。其实,胶东的春风最醒人,若是居楼,你管春风几级,吹不走你就是,莫非想嘲弄我吧?我要告诉他,可以斗了胆子处在春风里,任春风十里不裹头,吹散了额前的发,做屈原式的狂吟,只要你体味得深,爱上这里的春风,马上就会说,别处的春风都不够味了。当六七级的春风袭来,那些鹅黄的柳枝绝不恐惧,随了风去舞,但不乱舞,成一溜的姿势,仿佛就是一个玉人站在半空,扬起了脖颈,引吭而歌,做足了样子,就是不能闻她的歌,只见她的姿态,马上就被感染了,真是“未成曲调先有情”。用什么来做比呢?我突然想起画家黄永玉的几幅人物画,那长发直吹到天上,狂风梳发,这岂止是给人物写意,分明是表现春风十里!也对,不是有过“踏花归来马蹄香”的创意么?你说是给人物写真么?你说是给风做歌么?一幅画里泛出了多少诗意,正如这黄柳,我此时不见其干,唯见其飘逸的枝,如此的美妙在南国可寻?白居易观女人,拿了“天生丽质”四个字,气质才是骨子里的韵味,胶东的柳便是在骨子里借着春风来调色的,别处的柳没有这个本事哦。
   这柳,应该成为本地的标志性风物,却为什么不见经传相传?我突然想到了身在此地的名称的沿革了。崖头,在宋末,张姓由云南移民徙此定居,因处河畔两岸多大柳树,故名“大柳村”。明嘉靖二年(1523年)河水改道,柳树被伐,以村后之悬崖,更名。柳难灭,莫非古代的根系延伸到了村后的悬崖之下而再生?由此,不能不感叹,莫非这黄柳要斗风一阵子,完全是为了给自己正名?有些东西不必去刻意回忆,往往在不经意的时候就会勾起沉思,翻起了那本覆盖了尘埃的旧书黄页。历史难以因抹杀而死去,总是会因一个微小的理由而呈现,让人不得不面对眼前而怀旧了。别处的柳未必可以有如此沧桑的来历吧,一年一度柳风吹拂,却是地老天荒的感觉了。章台柳、灞桥柳,可能都带着哀怨,根本就不能与胶东柳相提并论,甚至也不敢“同岸竞技”了。
  
   四
   不要以为胶东的春很肃杀,春风仍然寒面,却挡不住鸟儿的翅膀,那些觅食的麻雀本来就不务正业,摇晃着孱弱的身子,战战兢兢地登上了那迎风飞舞的枝条,企图做一个“迎风而立”的姿态,但不能,还是努力用四个脚趾攀住了柳枝,哦,原来她也喜欢秋千的感觉。李易安道:“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麻雀没有这样的做作,站不稳就飞走,去寻另一枝了。还是白居易的《杨柳枝》写得好,初春新柳的婆娑轻扬,弱不胜莺:“绿丝条弱不胜莺。”本地的黄柳却是春风吹袭,不胜麻雀了,虽不优雅却也别一番情意,多了一份怜悯,更有想帮她“立枝头”的心情相助了。能够生出不是千篇一律的诗句,正是诗人所盼,即使不是诗人,面对不为人看好的景象也会酝酿出一番闪动着灵性的画面。
   我常常会因物想人,其实在没有起落的潮头,永远不会有“手把红旗旗不湿”的激情,正如人喜欢秋千,那荡漾就像高低不同的音符,如果只是七个数字毫无悬念地排列着,那就是催眠的曲子,或者就是克服失眠的简单算术。

共 7495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散文用细腻的笔墨,以“我”的视角,描述了胶东半岛的初春景象。文章开篇首先叙述了初春在南方和北方的区别,胶东半岛初春景象是什么的景象。这里在正月底前后才会出现,春天景色是不明显的,需要用一双慧眼去发现。可这时的胶东人已经耐不住寂寞,纷纷走出家门,去山上挖芥菜。在挖芥菜中寻春,因为芥菜代表了春的本色和精神,漫山遍野是农家人寻春挖菜的影子,令人春心萌动,也满足了农家人的口欲,荠菜的根耐得酷寒,积蓄了冬的精气,从芥菜中可以感悟到它的本色,可以领悟到它所蕴藏的深厚底蕴,会心有所得。我喜欢去青山后边挖芥菜边看柳,这的溪水充满诗意,河岸的柳树姿态各异,万般风情,和溪水恰到好处,相映成趣,枝枝向上,显示昂扬生机,给人力量,柳林嫩黄的色彩在蓝天白云衬托下,暖意融融,更增添了春天的色彩,如诗情画意般,活泼亲切;胶东的柳树最具情调,胶东的春风最醒人,即使在春风来袭,鹅黄的垂柳也是临危不惧,飘逸的姿态美不可言,虽然这里的柳不见经传,但也有悠久的历史,“大柳村”被砍伐的柳树得以在别处延伸,眼前的黄柳斗风,令人遐想和怀旧。胶东的春风虽然寒面面,却引来鸟儿登上枝头,俏皮的样子令人想起古人诗句,给人一幅灵动的画面。柳树飞黄的日子,柳笛成了我们口中美妙的曲子,垂柳在水边面,远远望去,如烟如帘,使人想起郑板桥的诗句;清明前后,鹅黄慢慢渐变为春绿了,垂柳更是如少女,美到绝处,妙不可言,站在河边,体验春风的抚慰,看着满眼春色,想起古人的咏柳诗句,心中引发万般情愫,春天去适合去胶东看柳,因为你能看到烟柳无边的美景,这是胶东独有的春天特色,胶东的芥菜有十足的春味,胶东的柳树最有春味……去胶东吧,因为那里的春景最引人。散文通过描述胶东的初春景象给人们描述出一幅胶东春天的美景图,其中通过对那里最具特色的景物描述,渲染突出了主题,生动形象地描述出芥菜,柳树,小溪等当地的自然景观,想象力丰富,超凡脱俗,境界深远,引人联想,情景交融,情理交汇,其中穿插古人的诗句,含义深刻,耐人咀嚼,使人耳目一新,意境优美,充满诗情画意,感染读者,给人美的享受,令人陶醉,具有很高的艺术品味。推荐共赏,问候作者!【编辑:刘柳琴】【银通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314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刘柳琴        2019-03-12 22:23:43
  欣赏怀总佳作,为佳作点赞!老师美妙的笔墨给人呈现出胶东初春景象,令人向往!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回复1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3-12 22:45:12
  非常感谢刘社精美编按推荐小文。老师以独到而富于才气的眼光对小文做了深透的评点,字字珠玑,更是鼓励。奉茶一盏问候刘社,也邀请刘社有机会来看胶东的春,来吧,怀才抱器期待您的光临。
2 楼        文友:刘柳琴        2019-03-12 22:24:32
  恭祝创作丰收,期待更多佳作点缀柳岸,展示您的风采!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回复2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3-12 22:46:29
  谢谢刘社的鼓励,精彩不敢说,想把满腔的春色语句给胶东的春。问候刘社!
3 楼        文友:石门        2019-03-12 23:42:59
  胶东啊!我在青岛读了四年书,岛城的春天来的迟,去的早,前后竟不过两个星期,仿佛冬天的寒冷刚刚褪去,满心欢喜脱了厚重的大袄,就要准备穿短袖了!这夹缝中的春天愈发弥足珍贵,海风正要吹起来了,须得好生体验一番呀。
用故乡的名字做笔名,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一份羁绊在
回复3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3-13 06:56:50
  谢谢石门老师到访点评。在胶东,春就是一个慢节奏的角色,她是带着较长时间的冷色调光顾的,要变成暖色调,是缓慢的,也是浪漫的,我这样看。别处的春容易变色,马上就苍翠了,而胶东的不同,比如鹅黄的调子,可以一个周不变,足够给人琢磨的。谢谢到访,遥握!
4 楼        文友:若海若蓝        2019-03-13 00:07:25
  好久没有读老才的文字,胶东的春天令人神往。问好春安。
只码字,不管事,不问事,不惹事。
回复4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3-13 06:57:24
  谢谢若海若蓝老师到访,遥握问安!
5 楼        文友:安平静好君        2019-03-13 07:01:21
  心中有春,处处是春。拜读佳作,欣赏点赞!早上好!
回复5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3-13 07:14:04
  问候安平老师,谢谢到访赐墨。是的,春在胶东是冷色调渐变的过程,暖意在心中。遥握!
6 楼        文友:雪胎梅骨        2019-03-13 07:58:58
  持续了一个夏天,退让了一个秋天,埋藏了一个冬天,一声惊天动地的春雷,炸开了冰封的大地,唱响了春的序曲,期待已久的、朦胧而浪漫的春终于来了。她在摇落籽粒积蓄了一冬精气的演绎里,她在寻寻觅觅风吹杨柳婀娜多姿的风情里,她在辛弃疾和李易安萌动放飞的春词里,她在得天独厚、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胶东半岛上!感谢怀才老师为我们寻到了最美好、最绚烂、最迷人的春光。向老师问好!为佳作点赞!祝怀才老师继续放飞在这色彩斑斓的春天里。
回复6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3-13 08:05:22
  谢谢梅骨老师总是在怀才抱器发表小文的第一时间就给与这么精彩的留言鼓励。在充满快乐的人那里,人生是一个个美好的春天拼接而成的,所以我们就不能不赏春纵情感恩春日,享受美好的生活。怀才抱器问安梅骨老师。
7 楼        文友:金戈铁骑        2019-03-13 10:18:54
  总编依旧佳作连连,初春、寻春、赋春,一支笔染尽柳岸。的确,景由心生,景美,心情美,顺便把美好的分享给他人,快哉!羡慕总编的生活态度,祝愿总编四季皆精彩!
回复7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3-13 11:11:24
  金戈老师高度概括了怀才抱器最近的文章:初春、寻春、赋春。是的,遇到这个春天,我们就要歌。谢谢金戈老师赐玉。遥握!
8 楼        文友:老百        2019-03-13 16:27:59
  很精彩的散文,也就引起一些抄袭者的改头换面窃取,抄袭者可恨,希望作者也能将原创作品留好记录,和那些不要脸的抄袭者对质时,有证据!
回复8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3-13 18:23:37
  谢谢老百社长主持正义。文心也是人心,抄袭可耻。怀才抱器一贯痛恨那些文抄公。遥握,问候老百。
9 楼        文友:刘柳琴        2019-03-16 14:52:41
  祝贺斩获精品,期待精彩继续!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回复9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3-16 15:37:45
  谢谢刘社鼓励,遥握问候@!
共 9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