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通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银通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微型小说 >> 【柳岸】孤独(微小说)

编辑推荐 【柳岸】孤独(微小说)


作者:老游湖 举人,5931.7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47发表时间:2019-03-15 17:40:17

二爷端起碗,张开嘴,正等待筷子的扒拉,屋外陡地传来一声喊,二爷,二爷,我父亲……底下的话,再也说不出来了。
   声音中,已带了哭腔。却不见那人的身影进屋。
   这也是乡村的习俗。有热孝在身的人,是不能进别个屋去的。免得把晦气带给了别个,免得给别人带来不安!
   二爷听了,愣了会神,口中喃喃道,这快?说完,赶紧放下碗,缓缓地站起身子,缓缓地转过身来,缓缓地朝门外走去。
   这是一间长条形的小屋。这间小屋,以前是二爷的小儿子喂鳝鱼用的。后来,小儿子开挖了鱼塘,又将正屋拆掉,运去了鱼塘,重新做起了一栋平房,小儿子一家从此住在了鱼塘上,便利就近照顾。此后,这间屋成了二爷的起居屋,外带厨房。
   走到屋门口,二爷肩抵着门框,喘息了一口气,这才缓缓地看着屋外。
   屋外,站着本家侄儿。
   侄儿正焦急地望着屋门口,手也在不停地擦着眼睛。
   二爷见了,只是淡淡地问道,走哒?边说,边朝屋外走去。
   脸上,竟连一点表情都没得!
   侄儿点点头,嗯了声,也不顾脸上还挂着泪珠,慌忙抢过脚步,准备搀扶着二爷。
   二爷摆摆手,佝偻着腰,小步小步,朝着侄儿家走去。没走几步,已是气喘吁吁,如抽风箱。却无半点要停歇的意思!继续小步小步地往前走。不一会儿,额头上已沁出了豆大的汗珠。
   侄儿也不再说话,只是紧紧跟在后面!
   望着前面的二爷,侄儿心中顿时涌上一阵酸涩。
   这是曾经的二爷吗?
   侄儿记得,曾经的二爷,也是七尺壮汉!吃饭从不用碗,嫌碗太小,总用个砂缽装。膀大腰圆,拳头握起,犹如吃饭的砂缽般大!上山打得死老虎,下河能擒得住蛟龙,挑稻谷,别人两捆,二爷总是四捆,犹如移走一座小山!走在路上,犹如擂鼓,咚咚作响!里远的路,眨眼的功夫就到!
   那时,父亲当队长,总是嘱咐记工员,多给二爷记五分。
   一天一人赚个半工。
   有人见了不服,吵嚷着说太多!那人又说,他是你自家兄弟,你包庇,说着要开父亲的批斗大会。
   父亲也不争辩,只是拖过一旁插着的一条冲担,递给那人,淡淡地道,你去和他挑!
   那人拿起,刚准备去较量,只听擂鼓声响。那人放眼一望,犹如一座小山移来!惊得那人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父亲只在一旁淡淡地道,你要一样,记你两个工!
   那人丢下冲担,灰溜溜地跑走了。
   舌头,半天都未放进去!
   原来,那人正是队里有名的病号,专一与父亲作对。
   经了这一打击,那人才甘心情愿地拿自己的病号工:八分。
   其实,这八分,都还是看在那人是个男将的份上!
   还有一回,正是双抢时节。
   这时,用牛员气吼吼地跑来,看着父亲,焦急地说,牛病哒!
   父亲一听,急得把脚跳,只在田埂上来回走。
   眼看社员们挑来秧了!
   这时,二爷走来,见父亲如热锅上的蚂蚁,二爷莫名地问道,哥,搞么家?
   父亲连忙站住,说明了原委。
   二爷一听,二话没说,弯腰捡起根草绳,“嗨”的一声,煞在腰间,挽起裤腿,走下田去,拿起轭头,冲着用牛员吼道,来!说完,转过头,牛样地拉起了耙!
   父亲抹了把脸,甩下手中的水,颤声道,记你十个工!
   用牛员刚想下田,一听这话,迟疑了一下,缩回了已伸出的脚,望着父亲,嗫嚅地道,多哒!
   父亲一瞪眼,恨声道,你来?
   用牛员吞咽了口唾沫,赶紧走下了田去!
   当然,这些都是事后,闲谈时,侄儿听别个说的。听到后,侄儿佩服得直点头,并发誓要做像二爷那样有血性的人!
   可现在,面前的二爷,哪还有一点昔日的雄风?
   终于走到侄儿家了。
   二爷站在门口,长长地舒了口气,才又继续朝屋里走去。
   其实,二爷家离侄儿家也不远,才三十多米远。但二爷却如走过了万里长征,衣服扣子都解开了,胸脯上正有汗珠在滚落,都被底下的裤子给吸收了。
   侄儿见二爷走进去,侄儿赶紧发声喊,二爷来哒!
   屋内的哭声才止住,侄男侄女们纷纷转过头,走到堂屋,啜泣着喊了声,二爷!喊完,又嘤嘤地哭泣了起来!
   二爷一见,不悦地道,快去拿衣服!说着,走到房门边,伸头向里头望去,床榻上正直挺挺地躺着自家兄弟,二爷叫了声,哥呀!
   眼角,已滴下泪来。
   抬手拭去泪水,二爷转头吩咐侄儿,快去河里借水来!
   侄儿“哎”了一声,风一样地旋走了。
   二爷又叮嘱一句,记得拿架鞭!
   农村里的习俗,老人了,取水时,要放鞭,表示敬告河神。同时,还要敬上三炷香!
   侄儿一听,“吱”的一声,刹住脚,返身走到神柜前,拿了鞭、香,提上干净盆子,出屋去了。
   待穿戴完毕,二爷又吩咐侄儿们,一起将自家兄弟的遗体抬出房来,停放在堂屋!
   看着面上已盖上一本书的自家兄弟,二爷站在自家兄弟面前,声音哽咽地叫了声,哥呀!缓了缓,又道,去年,送走哒我亲哥;今年,又……这以后,唉,哪个来跟我装殓啦!说完,踉跄着步子,佝偻着腰,一步一步往自家走去!
   侄儿跑来,含着泪,啜泣道,我送你郎回屋!
   二爷扬起手,头都不回地说道,够你忙的!话说完,人已走出了屋。
   那步子,似比刚一刻又慢多了!腰,似乎比刚一刻更佝偻了!
   二爷回家,坐在灶前,看着还在冒着热气的饭,肚里虽然“咕咕”叫,心中却哪还有半点食欲?口中只喃喃道,该我哒!
   几天过后,前面又立起了一座新坟!
   这天早上,二爷吃完饭,锁上门,佝偻着腰,走出家门。
   此时,阳光正好,洒在二爷的身上,暖融融的!
   二爷看了眼身侧自己的影子,叹息一声,抬起头,望着不远处的几座坟,口中喃喃道,哥哥们,我来陪你们来哒!
   说完,一步一步朝那里走去!
   阳光拉扯着二爷的影子,老长老长!
  
   2019年3月6日作于东西湖新烟厂

共 210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微小说《孤独》讲述的是侄儿眼中二爷身上的故事。想当年,二爷是个七尺壮汉,吃饭从不用碗,嫌碗太小,总用个砂缽装。二爷膀大腰圆,拳头握起,犹如吃饭的砂缽般大,上山打得死老虎,下河能擒得住蛟龙,挑稻谷时别人两捆,二爷总是四捆,犹如移走一座小山,走在路上,犹如擂鼓,咚咚作响。父亲当队长时总是嘱咐记工员,多给二爷记五分。现在父亲去世了,二爷帮着办理后事,已经没有了一点昔日的雄风,走路踉跄着步子,佝偻着腰,一步一步慢慢地往前挪步,让侄儿心里一阵难过,几天过后,前面又立起了一座新坟,那是二爷的坟墓。这篇小说构思奇巧,别具一格,讲述的故事生动离奇,感人肺腑,塑造的人物形象真实朴素,活灵活现,表达了作者浓浓的乡情,以及对老者们晚年孤独生活的深切感悟。语言描写清新淡雅,纯朴自然,文情并茂,详略得当,值得读者细细品读。感谢赐稿柳岸,问候作者!推荐文友共赏。【编辑:安平静好君】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安平静好君        2019-03-15 17:41:55
  拜读佳作,问候作者!感谢您投稿柳岸,祝您写作快乐,再创佳品!
回复1 楼        文友:老游湖        2019-03-15 19:11:52
  多谢精彩,问好老师!
2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3-15 19:39:20
  晚景夕阳,有人做歌生命,有人找你哀婉日子。小说给我们展示了一幅凄凉的图景,文字也有味。怀才抱器拜读留言,问候作者。
回复2 楼        文友:老游湖        2019-03-15 19:41:33
  多谢点评,问好老师!
3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3-15 19:50:17
  有人找你哀婉日子,勘误:有人只有哀婉日子。不好意思,见谅。
回复3 楼        文友:老游湖        2019-03-16 07:10:28
  多谢,问好!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